客服热线:0591-87810001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
当前位置:主页 > 游记攻略 > >

中国鱼子酱为何在西方逆袭?

来源:福建省中国青年旅行社官方网站_福建青旅总社 ;来源:未知

  “鱼子酱”和“Made in China”两者结合起来,在很长一段时间,不被国际市场认可。由于中国发生的几次食品安全事故,很多人戴上有色眼镜看待中国食品,而鱼子酱这种起源于西方、被誉为世界三大顶级奢侈美食之一的高级食材,中国品牌更是遭到质疑。但最近几年,有中国企业带领“中国鱼子酱”杀出重围。外媒近日报道称,中国浙江一家企业取代曾垄断鱼子酱市场的伊朗、俄罗斯等国,成为全球最大的鱼子酱生产商。“中国鱼子酱”不仅登上德国汉莎航空头等舱,还亮相奥斯卡晚宴,甚至出现在G20杭州峰会欢迎晚宴上。中国鱼子酱如何征服西方人的胃?鱼子酱在全球还有多大市场有待挖掘?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  一罐鱼子酱的经历

  按照国际餐饮文化惯例,只有鲟鱼鱼卵制品才能被称为鱼子酱。上世纪80年代,里海野生鲟鱼产量占全球的90%。但随着里海周边的大规模盗捕,野生鲟鱼数量下降。多国发布禁捕令,至今野生鲟鱼已完全禁止捕捞。

  而同一时期,为了保护以中华鲟为主的鲟鱼,中国政府放开对人工养殖鲟鱼的限制。进入21世纪,当国际鱼子酱供不应求时,已掌握鲟鱼养殖技术的中国人抓住商机。

  鱼子酱到底是怎样生产出来的?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近日来到一家鲟鱼养殖基地和加工厂,全程观看了“中国制造”鱼子酱的加工过程。由于西方的圣诞节临近,工人们正在紧张忙碌着。记者看到,工人先把鱼放进冰水麻醉,再瞬间击晕,让鲟鱼在无痛状态下快速死去。工人打开鱼腹后,可以看到黑色的像石榴一样颗颗饱满的鱼卵包裹在卵膜里面。下一步,工人进行搓卵、洗卵等环节,将鱼卵从卵膜里面分离出来,把脂肪、血块等杂质洗净。

  最关键的一个环节,就是给鱼卵拌盐。在短短几分钟内,工人需要通过手指感觉到鱼卵的弹性,看鱼卵产生的变化,判断拌盐时间。如果搅拌不足,盐分跟鱼卵的接触不够均匀,盐分就不能被鱼卵充分吸收,鱼卵的香味就不会腌渍出来,如果时间过长,鱼卵就会产生破卵,失去弹性。传统上,这一环节是鱼子酱商家的核心机密,记者在这一过程中被禁止拍照。

  记者观察到,每罐鱼子酱都有一个二维码。这家企业的一名负责人称,这是他们公司自己研发建立的独一无二的可追溯体系,从养殖到加工,到销售,每条鲟鱼都拥有一个身份证及全面的档案信息,在该公司网站输入二维码,可以看到它一生的历程:出生地、生长环境、饮食状况、体检记录等。

  和外界误认为中国鱼子酱廉价不同,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的鱼子酱不以低价取胜,“同一品种,我们的质量更好,价格也比国外高10%左右”。

  “中国制造”征服德国汉莎

  生产出好的鱼子酱只是第一步,如何卖出去才是真正的困难。彭博社近日报道称,自2006年首罐鱼子酱发货以来,中国最大鱼子酱生产企业、杭州千岛湖鲟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“卡露伽”鱼子酱,进入纽约顶级海鲜店和汉莎航空公司的头等舱。

  该公司集团副总经理夏永涛接受《环球时报》采访时称,由于2008年中国爆发“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”,中国食品形象在国际市场一落千丈。他们生产的“卡露伽”牌鱼子酱出口,正赶上事件在海外发酵最严重时期,很多欧美经销商一听到“中国制造”就绕道走人,“这么贵的东西,根本不敢用中国产的”。

  真正的转机发生在2011年,德国汉莎航空头等舱采用他们的鱼子酱。在这之前,他们用了3年时间跟踪汉莎。2009年汉莎航空公司对外招标鱼子酱供应商,他们投标后,汉莎一听投标的是中国人,当即拒绝。2010年,汉莎原来的意大利鱼子酱供应商出现断货,于是汉莎从市场上买了一些产品试用,其中就有“卡露伽”鱼子酱。经过一段时间试用后,汉莎方面感觉产品稳定性、品质都很好,于是决定再次公开招标。这一次,当中国公司投标后,汉莎董事会坚决不同意使用中国产的食品。为了公平起见,汉莎在国际市场上搜集25个样品进行盲测。两次盲测,“中国鱼子酱皆排名第一。汉莎从2011年开始使用中国制造的鱼子酱一直到今天。

  鲟龙科技副总经理韩磊负责海外市场开拓,对他来说,相比德国,日本市场更难打入。2008年“毒饺子事件”一度让日本人对中国产品退避三舍。日本一家食品企业老板尝过“卡露伽”鱼子酱后,同意和中国公司合作,但在公司团队压力下,合作不得不取消。无奈之下,韩磊决定免费给日本公司提供3罐1.8公斤鱼子酱,让他们免费给客户品尝。“我跟对方说,也不用跟客户说是中国产的鱼子酱,让客户试试品味是否可以,让客户自己判断”,韩磊说,最终客户反映还不错,对质量也很认可,让这家日本企业下定决心将中国鱼子酱引进来。

  瑞士老牌鱼子酱进口商Trebla AG的负责人马库斯接受《环球时报》采访时称,自己是在德国客户介绍下,开始进口中国的鱼子酱。之所以看上中国产品,主要是因为他在实地考察中看到,中国使用的是优质自然水源养殖鲟鱼,而中国这家企业的鱼子酱也是他尝过的“最好的鱼子酱”。

  国内外市场潜力大

  在中国,鱼子酱属于舶来品,最早由外国人和早年间在海外留学的海归带入中国。在中国影视剧中出现的鱼子酱,多讽刺人们“不识货”。例如,在电影《门徒》中,刘德华扮演的毒枭带家人去高档餐厅吃饭,侍者端上的鱼子酱按克称重,刘德华一气之下要求侍者给每个人上一罐。在实际生活中,对鱼子酱了解的中国人也并不多。鱼子酱不仅价格贵,在食用过程中讲究也颇多,例如全程需用冰保存,不能使用容易引起鱼子酱氧化的金属器具,就连搭配什么吃也有许多说法。知名美食博主大雄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并没有生食鱼子的习惯,对价格昂贵的鱼子酱就更难接受。他认为,鱼子酱在国内会有一小群粉丝,但大众无法接受。

  鱼子酱未来是否有市场?韩磊对此很有信心。他告诉记者,鱼子酱在国内外市场销量增长潜力很大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上世纪80年代鱼子酱销售高峰时,仅伊朗、俄罗斯鱼子酱年产量就分别达到1000吨。而2016年数据显示,全球鱼子酱产量只有335吨,跟高峰期相差很多。“随着人工养殖鲟鱼的推广以及鱼子酱产量增加,一部分市场将会被重新激活”。韩磊称,去年中国国内鱼子酱销量在5吨左右,“未来5年,中国每年消费量可达到10至20吨”。

 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鲟鱼繁育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、副研究员刘晓勇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民营企业尤其是养殖企业的规范性将进一步得到提高,产品质量也得到更稳定提升。预计以2020年冬奥会举办为契机,中国鱼子酱将获得世界认可,并迎来爆发式增长。

  中国食品能否借助鱼子酱这一品牌打开全球市场?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称,现在是中国食品国际形象一个重要转折点。“三聚氰胺事件”算是中国食品形象一个谷底。此后,中国政府修改相关法律,应该说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视食品安全。另一方面,中国食品市场形象差,和综合国力与发达国家有差距相关。欧美也出现过“毒菠菜”等食品安全事件,但消费者依然迷信西方产品。赵萍认为,随着中国综合国力提升,中国形象在世界上越来越好,中国食品的口碑也会越来越好。

上一篇:中国“植物化石”胡杨林区迎来旅游“白热化”
下一篇:新加坡政府宣布自2018年2月起禁止新增私家车上路

相关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