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热线:0591-87810001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
当前位置:主页 > 游记攻略 > >

透过大学毕业生看日本“哑铃社会”

来源:福建省中国青年旅行社官方网站_福建青旅总社 ;来源:未知

  对日本大学毕业生来说,新年过后至3月份毕业典礼召开,是成为社会人前最后的青葱岁月,他们一般都会结伴旅行予以纪念。但今年大学生们似乎被愁云惨雾所笼罩 。

  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每年年底参加日本高校一些部门、院系的忘年会时,总能听到毕业生们兴奋谈论就职经历、对未来的憧憬等,今年很多人要么一言不发,要么说些寒暄为主的话题,就业被不约而同地忽略。

  在一场忘年会结束后,一名经济系的日本硕士生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他不想做派遣人才去日本大企业工作,他决定放弃就业,继续读博士。但读博士的学费如何筹措?生活费怎么办?这让他很苦恼。

  以前日本大学生在大四或研二基本上就能找到工作,现在则是毕业即失业。即便拿到offer,一大部分人去的公司不理想,还有很多是以人才派遣形式参加工作,也就是说不是正式员工。整体看,以前在电视、报纸上才看到的就业形势恶化,现在能切身感受到。如今日本企业用人多采取小时工、合同工、临时雇用等形式,甚至从国外招收大批软件开发、系统工程师这样的人员,以降低人工成本。这导致日本国内产生大量非正式员工的劳动者,他们一谈起未来就深感不安。

  日企从中国、东南亚招的人才,虽然薪水高,同样不属于正式员工,企业不负责养老金及退休金的缴纳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认识一对来自江苏的夫妇,丈夫在日本一家通信公司工作,妻子是全职主妇。由于始终不是正式员工,他们不敢做长久留日生活的打算。

  日本这种就业环境,直接导致社会收入分配发生巨变。日本人以前很骄傲80%的国民是中产,富人和穷人都是少数,但现在却像一个哑铃——两头粗中间细,富人和贫困人口不断增多。

  对于这种变化,很多日本学者在做调研,比如社会学者桥本健二写的《新日本阶级社会》,书中一些观点广受推崇。桥本健二认为,日本社会正迎来巨大转折,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同时,出现庞大的下层阶级,其人数达930万人,占就业人口的20%,并且呈现急剧扩大态势。下层阶级贫困率达38.7%,女性贫困率几乎接近50%。

  该书提到的另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:日本劳动者阶层中非正式职员的比例越来越高,使得下层阶级壮大,这将对日本政治产生影响。以前中产阶层是自民党的主要支持者,但现在被分化为小部分中产阶层和大部分下层阶级,下层阶级对于自民党越来越疏远。现在虽然自民党支持率依然最高,但不支持任何政党的人数已远远超过各党的支持者人数。

上一篇:三亚香格里拉度假酒店2018年将推出系列尊崇礼遇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资讯: